本報訊(記者林靖)“作案時明明蒙上臉了,你怎麼還認出我來了?”盜竊嫌疑人嚴某被社區民警調看監控錄像後識破真面目,並被勸回京自首,在派出所,他非常納悶地問民警胡金平。
  上月19日晚,海澱公安分局東升派出所連續接到群眾報警,稱家中被撬,丟失了兩台筆記本電腦和兩部手機。民警調看監控,發現兩起被盜案都是一名嫌疑人所為,但該男子特意用一條大白毛巾蒙著頭,無法辨別其面部特征。
  這時,六道口社區民警胡金平也趕到了,一眼便認出了監控錄像中的嫌疑人。“從身形、動作特征來看,這就是社區中的嚴××呀!”
  44歲的胡警官雖說是2011年才調任社區民警的,但社區常住人口加流動人口8000多人,大部分他都認識。“這是老舊小區,出租房多,我經常上門走訪居民。”
  嚴某正是胡警官經常上門走訪的人員之一。他40多歲,有前科,以盜竊為主。2008年他又因盜竊,被勞教一年半。一氣之下,嚴某妻子連兒子的出生證都沒辦,就將孩子撂給了70多歲的婆婆,離家走了。夫妻倆離了婚,嚴某還未被釋放,他的老母親艱難地獨自撫養著小孫子,完全沒精力給孩子辦戶口,孩子便成了“黑戶”。
  2010年嚴某被釋放回家。經常在小區內走訪的民警胡金平敲開了嚴某的家門。自此,胡警官為生活困難的這一家人跑前跑後,幫嚴某辦下低保手續不說,還一趟趟地親自到醫院、街道、計生委,從頭給小嚴跑手續,辦理出生證明、獨生子女證明等,終於讓孩子解除了“黑戶”。因戶口問題,加之父親有案底,對於招小嚴入學,附近學校十分猶豫。於是,胡警官努力跟校方溝通,還親自寫了擔保書,讓已到學齡的小嚴如願以償地上了小學。
  而之後,胡警官也大約每一兩周就找嚴某談話、聊家常。嚴某深受感動,幾年來洗手不幹了。然而這一次,胡金平覺得很寒心。案發的第二天,他又去了嚴某家。嚴某外出了一個多月,其再婚妻子告訴胡金平,她丈夫至今未回。
  經多次聯繫,胡警官終於和嚴某通上電話。他先跟嚴某聊家裡的情況,隨後問他知不知道盜竊的事情。起初,嚴某拒不承認。胡警官耐心向他道明瞭利害關係。最終,嚴某承認自己盜竊,認了錯。“你在哪兒呢?”“酒泉。”“我給你上在逃了,趕緊回來投案自首吧!”嚴某答應了,說:“事兒是我乾的,你是片兒警,我不想牽連你。”
  上月26日,嚴某剛到北京,下了火車就直奔派出所投案自首。他交代自己在小區內撬門盜竊筆記本電腦和手機,還道出自己偷了一輛機動車。目前,嚴某因涉嫌盜竊罪被海澱分局刑事拘留。
  在派出所,胡金平問他為什麼又犯,嚴某長嘆道:“就這癮,看著東西不拿,渾身難受。”而他也問了一個令自己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:“我蒙著臉,怎麼會被認出來?”“在社區工作這麼長時間了,打你在監控里一閃,我就覺得像你!”胡金平答道。J151  (原標題:他如何識破蒙面竊賊)
創作者介紹

halloween

nl54nlft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