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他的腹股溝處留下了個碗大的傷口,傷口最深處距離股動脈僅有兩毫米。要不是揣在兜里的眼鏡盒和計算器幫他擋住了爆炸的碎片,他的情況可就不好說了。”張書榮的老伴說。由於創面過大,沒法縫合,醫護人員堅持每天三次給他換藥。“根本不用喊,護士一會一趟,比我們家女兒都上心。”正說著,記者聽到:“張叔叔,張叔叔,傷口比昨天好點沒,還疼不疼了,我再給你看看!”這是護士哈斯也提正在詢問張書榮的病情,這讓張書榮臉上浮現出笑容。
  亞心網訊(記者 於兮張麗霞賀紅艷何超)烏魯木齊市“5·22”暴力恐怖案發生後,目睹黨和政府的全力以赴,目睹醫院的全力救治,目睹醫護人員的細心呵護,收治在烏魯木齊各大醫院的受傷群眾,都感受到一方有難,八方支援的強大力量以及來自社會各界源源不斷的溫暖。
  他們盡一切努力減輕傷者痛楚
  在自治區中醫醫院,傷者姚月愛告訴記者,這裡的醫護人員都有一顆仁愛之心,他們盡一切努力在減輕傷者的痛楚。
  她指著隔壁床的劉春燕說:“她被從擔架上抬下來時,左腳的趾頭髮黑,左腿皮膚的顏色已經變成青紫色,褲子完全粘連在了肌肉里。”
  姚月愛說,劉春燕的褲子是被醫生用剪刀剪去的,當時,她尖厲的哭喊聲傳了很遠。醫生一邊用手擋住她的臉,不讓她看到自己的左腿,一邊安慰她說:“堅強點,有我們在,一會兒就不疼了。”
  另一名傷者翟靜的傷勢較為嚴重,記者見到她時,她右腿打滿了石膏,嘴角還進行了縫合。5月22日至5月24日,她一直處於昏迷狀態。目前,經過醫護人員的全力救治,她的生命體徵正常。
  “我住在自治區中醫醫院這幾天,這裡的醫護人員特別細心,昨天還在給我研究治療方案,準備消腫後手術。”翟靜說,她醒來後,丈夫總是跟她說:“這裡有很多人在幫助你,你要快點好起來啊。”
  沒有他們,我恢復不了這麼快
  “醫生好,護士好,像自家人一樣。”5月25日,恢復精神後的傷者張書榮臉上有了笑容,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病床上不時地對醫護人員表示感謝。他說,不幸之中的萬幸,我感謝黨和政府對我們傷者的關心,感謝我的維吾爾族主治大夫和維吾爾族護士對我的治療和關照。
  67歲的張書榮,家住烏市碾子溝附近的自治區供銷社家屬院,是烏市釣魚協會的委員,事發當天他正準備去烏市工人文化宮附近購買魚票,途經烏市公園北街。
  “我在人行道上走著,突然爆炸就發生了。”張書榮說,等他回過神來時,左側的腹股溝處已經被爆炸的碎片擊中,血流不止。隨即,張書榮被送至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接受救治。他是第一個在這所醫院得到救治的傷者。
  “他的腹股溝處留下了個碗大的傷口,傷口最深處距離股動脈僅有兩毫米。要不是揣在兜里的眼鏡盒和計算器幫他擋住了爆炸的碎片,他的情況可就不好說了。”張書榮的老伴說。
  由於創面過大,沒法縫合,醫護人員堅持每天三次給他換藥。“根本不用喊,護士一會一趟,比我們家女兒都上心。”正說著,記者聽到:“張叔叔,張叔叔,傷口比昨天好點沒,還疼不疼了,我再給你看看!”這是護士哈斯也提正在詢問張書榮的病情,這讓張書榮臉上浮現出笑容。
  “這次救治我的、護理我的、安慰我的,不少都是少數民族大夫、護士,沒有他們,我恢復不了這麼快。”張書榮還記得自己被剛剛送進醫院時的慌亂。
  他告訴記者,在急診一線指揮的肖開提·依不拉音副主任安排治療檢查,當時他抓住我的手說,有黨和政府等堅強的後盾,我們會緊緊團結在一起,壞人的陰謀不會得逞,我和其他傷者一定會健康地回家。
  張書榮回憶起自己年輕時當兵的經歷,他說:“以前,我當兵就是為了抓壞人,沒想到如今卻被壞人給傷了!”提起這茬,張書榮有些氣惱,神采間卻又恢復了當兵時的神韻:“如今人是老了,可精氣神還在,等我好了,要繼續為新疆的建設和穩定作貢獻!我們是嚇不垮的!”
  新疆是我們心中永遠的家
  在此次暴恐案件中受傷的古麗賽麗·白克熱告訴記者,自己被收治到自治區中醫醫院以後,這裡的醫生、護士每天多次到她病床前噓寒問暖,查看病情,每天每頓飯,醫護人員都要問她想吃什麼,堅決不讓她吃重樣的飯菜。
  古麗賽麗·白克熱來自英吉沙縣芒辛鄉托木貝西村,她在烏市公園北街早市有個攤位,主要經營窗帘生意,日子過得很幸福。
  5月22日早晨,在攤位上忙碌的她被一聲巨響炸昏,醒來後身上多處嚴重受傷。“多虧醫生把我的命救回來了。”古麗賽麗·白克熱說,她會擦乾眼淚和新疆各族兄弟姐妹一道堅強起來。
  5月22日,對於41歲的劉春燕來說,災難和運氣同時降臨。
  當巨大的汽車轟鳴聲從身後傳來時,她還沒反應過來,黑色的汽車就衝來,將她頂在車前面一路狂飆,之後,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。
  當她醒來時,她恍若置身一個完全陌生之處,哭泣或尖叫的人們從她身邊掠過。
  這個時候,她最盼望的就是公安、武警戰士們的身影。
  她不停地喊著救命,十幾分鐘後,兩名警察果真出現在她身邊,他們將她抬到了路邊。她像見到“救命稻草”一樣,使出剩餘的全部力量,死死地拽著警察的衣服,不讓他們離去。警察拍拍她的手:“不要怕,不要緊張,‘120’馬上就來了。”
  目前,儘管她的雙腿打滿石膏,儘管換藥時的疼痛快要將她擊倒,但她對記者說:“我是很幸運的,至少我還活著。”
  劉春燕是土生土長的新疆人,在她的心裡,新疆是她永遠的家,最安全的港灣,她痛恨的只是犯罪分子,而新疆在她心中永遠都是溫情脈脈的。
  5月25日,記者在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看到被送來接受救治的67歲老人王玉英,由於腰部、腿部受傷,護士長張玲給她換藥時,她忍著傷痛,堅強地配合治療。
  老人說,我們這麼多民族的老百姓們心往一處使,團結起來,維護家鄉的穩定團結,把我們新疆建設得更加美好,堅強地活下去,就是對暴徒最有力量的還擊。
  見到78歲的傷者高春蘭時,她還在醫院ICU(重症監護室)。
  據介紹,高春蘭老人被送到醫院時,處於昏迷狀態,新疆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專門為她成立了救治小組,24小時監護。
  她的女兒張桂琴說,現在,經過醫護人員的搶救治療,她的母親已能睜開眼睛了,相信醫院能幫她的母親康復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此次暴恐案發生後,烏市血液中心血漿供給告急,消息傳開後,一顆顆愛心向著愛心獻血屋匯聚。不少市民在上下班路上聽說“獻血可以幫助公園北街早市暴恐案傷者”,就立即前往烏市血液中心為受傷的人盡一份綿薄之力。
  24歲的阿卜杜熱合曼·亞森是烏魯木齊經濟技術開發區(頭屯河區)轄區某企業的職工,烏市“5·22”暴恐案件發生後,他趕到烏市血液中心獻了血。“暴恐案件是暴恐分子帶給這個城市的一道傷疤。人都有老的時候,任何人都有父母,希望能儘快讓暴恐分子們得到應有的懲罰。”  (原標題:用愛療傷:社會各界的溫暖讓我們堅強)
創作者介紹

halloween

nl54nlftl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